《最后的绞刑师》思想内容分析

    电影《最后的绞刑师》讲述的是一个名叫阿尔伯特·皮尔庞特的职业绞刑师在面对他人生命不断陨落的过程中心灵逐渐觉醒的过程。这部影片的主题是丰富的,可引起人诸多的沉思。 
   影片在进行中,着力思考的有三个基本问题工作,人性与生命。这三个问题互相缠绕,使人质疑,影片也由此获得了陀思妥耶夫斯基《罪与罚》式的内在张力。影片中,工作中的皮尔庞特与生活中的皮尔庞特迥然不同,工作中的他冷酷,无情,生活中的他却温情,善良,热爱自己的朋友和妻子。显然,皮尔庞特是分裂的,不仅他的人性是分裂的,而且确切地说,整个社会都是分裂的。整体的社会被严酷的切刀切割成一个个狭小的物理空间,在这各异的空间中,皮尔庞特盛放自己不同的人性。仅对工作而言,皮尔庞特没有赋予自己的工作任何的道义性,精神、思想、情感、神圣,在皮尔庞特那里没有任何意义,工作对皮尔庞特来说仅仅是糊口的东西,不具有任何神圣的道德属性及形上意义,死者在他那里获得的仅仅是尊严。如果工作不再是通往真诚和荣耀之路,不具有任何内在的品质与德性,不再使我们能够超越日常生活的局限,那么工作给予人的仅仅就是异化。马克思对这个问题的分析无疑是深刻的,他不仅看到了工作对于人、艺术及审美生成的根源性意义,且看到了工作的异化功能。工作中的皮尔庞特显然不是一种本真状态,仅是一个被异化了的工具性存在而已,没有微笑,没有歌声,甚至没有叹息。 
   当然,皮尔庞特思想的转变源于两次偶然的事件。第一次是和妻子在电影院看电影时。当皮尔庞特第一次看到那么多无辜的犹太人被纳粹疯狂地屠杀,以致尸骨遍地时,他的内心被深深震撼了,他几乎停止了呼吸,瞪大双眼紧盯银幕。皮尔庞特仿佛第一次意识到了生命的严肃意义,——生命的价值只存在于自身,它没有别的附丽。也许,皮尔庞特还第一次意识到死亡并非都和罪恶相关,并非都是道德败坏的结果,生命的结束有时仅仅源于荒谬而残忍的理由,源于一个微小的偶然因素。皮尔庞特由此在内心开始对自己的职业怀疑起来,无论何种理由,在屠杀生命这一点上,自己和纳粹究竟有何区别呢?朋友提什曾经的女朋友杰西就曾说,你无权责备我的道德,你亦只不过是一个双手沾满鲜血的人而已。死亡与道德,究竟哪一个更崇高,更无耻? 
   皮尔庞特思想更根本的转变源于他亲手绞杀朋友提什这件事情。朋友提什本是一个腼腆,温和,痴情而固执的男人,但他的女朋友杰西轻浮放浪,不断地周旋于各种男人之间,提什最终忍无可忍地杀死了她。但提什是忧伤的,软弱的,甚至让人哀怜的,他的脸上充满了宽容与温和,毫无仇恨的浮影。当皮尔庞特不得不亲手绞死自己的朋友后,他的内心彻底崩溃了。以前,他对被自己亲手绞杀的人没有任何的怜悯与爱意,认为他们只不过是一个物质符号而已,是罪恶应得的下场。但当现在面对自己亲爱的朋友时,皮尔庞特的内心颤栗了,他眼中的提什依然那样善良,柔弱,没有丝毫恶念。皮尔庞特平生第一次意识到了死亡的疼痛感,认识到死亡并非道德败坏的结果,但他又能怎样呢?面对自己昔日的朋友,他曾经果决的动作变得那样迟疑,沉重而犹豫。他由此也开始对自己的工作感到厌烦和憎恨,并深深怀疑自己。 
   影片的最后,坐在自己贫陋而温暖的家中,皮尔庞特终于递交了自己的辞呈,他说道“在我看来,死刑除了复仇之外,没有任何意义”。 
   对生命的极大尊重是我们这个时代最重的话题,一切政治形式、道德形式必须围绕这个问题进行展开。而《最后的绞刑师》无疑以一种艺术的笔调对这个问题进行了深刻的沉思,它通过一个绞刑师无情地屠杀他人的生命历程,真实记录了一介屠夫是如何在他人目光温暖的注视下颤栗着觉醒的。除此外,在一定意义上,这部影片还具有重的文献性质,比较真实地记录了死刑制度是如何在20世纪的英国消失的。正是在这个意义上,影片超越了普通人物传记式电影的层面,从而具有了某种程度的史诗气质。 
   让生命从历史的黑暗处浮现,尊重生命本身的内在价值,从而取消死刑制度,也许是这部影片力欲告诉我们的。